您的位置:首页 > 精品短文精品短文

娇妻强被迫伦姧惨叫 老杨撩起林雪的衣服2

2022-07-02 09:58:22【精品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莫唐也不废话,直截了当的开口说道“我有件事想求傅总帮忙。”“哦?什么事?”傅尊猜到她可能遇到了些麻烦,可具体是什么,他就无从猜测了。“我想让您出

莫唐也不废话,直截了当的开口说道“我有件事想求傅总帮忙。”

“哦?什么事?”傅尊猜到她可能遇到了些麻烦,可具体是什么,他就无从猜测了。

“我想让您出面把柳思睿父子救出来,放眼整个香城,能帮柳思睿保住柳林集团的人恐怕也只有傅总您了。”莫唐道。

傅尊略带诧异的抬了抬眉,“原来是为了别人的事来的。陆沉郢呢?你可以让你的丈夫帮你。”

得知莫唐是为了别人的事来的,他瞬间没了刚刚那样的紧张,整个人放松下来。现在,他就像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猛兽,语气和神情中没有丝毫的紧迫感。

“陆沉郢去国外了,而且,就算他在国内也动用不了多少关系,这件事只有您可以办。”任何人都不会反感恭维,即便是傅尊。

傅尊若有似无的勾了勾嘴角,听完后又问“那能告诉我为什么吗?为什么要帮柳思睿。”

莫唐抿了抿唇,“我跟柳思睿的太太一见如故,她说我像她最好的朋友,我也觉得跟她很投缘,这次柳思睿出了事,我便想到来找傅总您来帮一下忙。”

安静的办公室里,傅尊的鼻子里似乎发出一道若有似无的哼声。

莫唐抬眸,却看到傅尊一步步朝她走来。

她心里咯噔一声,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却被傅尊追上来,将她困在了办公桌和他身前的空隙中。

“像她最好的朋友?”傅尊睥睨着莫唐的眼睛,“你可知道她最好的朋友是谁?”

四目相对,两人的呼吸相闻,目光中却暗含着复杂的情绪。

傅尊紧迫盯人,像是要从莫唐小鹿般的眼神中挖掘到些什么。

“知道。”莫唐却镇定自若的回答“是傅总过世的太太,路念笙。”

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会以另一个身份,跟傅尊讨论路念笙的事。

“好。”傅尊冷冷的一笑,目光忽然凛冽起来“既然你知道这些,想必也应该听说,我太太生前最后的那段时间,跟我的关系闹得很僵。”

莫唐抿了下唇,不知道傅尊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所以,你不会以为自己跟我太太有几分相似,便觉得我一定会帮你吧?”

傅尊说完,莫唐忽然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一片。

虽然她今天根本不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来的,可被傅尊这样直白的点出,好像真的就认定了她的自恋一般……

“抱歉傅总,我从没有这样想过。就算再相似也不是同一个人,您说是吗?”莫唐回过神来,反问。

 

傅尊往后撤了撤身子,拉开跟莫唐之间的距离,问“那么,我为什么要帮你?”

莫唐的视线落在傅尊脖子上的细绳之上,“我可以帮您复制您想要的这款香水,您提的全程陪着的条件我全都答应。”

这是她来之前就想好的筹码。

“的确是个诱人的条件。”傅尊抬手,手指轻轻在细绳上捻了捻。

就在莫唐以为有机会,打算深入聊聊的时候,傅尊却又话锋一转“但是,跟帮助柳家比起来,这个条件还是小太多了。更何况,柳思睿那位太太一向看不惯我,别到时候我帮了忙,成了自作多情,反倒招人嫌。”

“月月……关月她就是脾气有些急,如果您能帮助柳思睿,她一定对您感恩戴德,不会对您再有任何偏见的!”莫唐着急的开口解释。

傅尊嗤笑一声“我缺的是她的感恩戴德吗?”

“那你想要什么?”莫唐忍不住问道。

“我想要……”傅尊拖长了尾音,故意吊着人似的,直白的目光落在莫唐身上。

莫唐下意识的挡住了自己的身子,吞咽了口口水,“傅总,我可是陆沉郢的太太!”

闻言,傅尊的眉心跳了跳,他暗暗咬了咬后槽牙,“所以呢?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我看看你,你便也觉得委屈了?”

“不不不,我完全没有这个意思。”莫唐连忙放低姿态,说道“傅总您年轻有为、事业有成,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是我太自恋了、糊涂了,傅总看我一眼怎么可能是对我感兴趣呢!呵呵……”

她干巴巴的笑着,心里暗恼不已。

莫唐啊莫唐,你可真是疯了!怎么在面对傅尊的时候,说的话就是不过脑子呢?你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如果我说,我就是对你感兴趣呢?”

就在这时,傅尊却突然倾身,语出惊人。

莫唐恍惚间,闻到了傅尊身上那熟悉又陌生的味道,好像在一瞬间被他的气息笼罩,抬眼,视线一下子被挟裹进他的如墨瞳孔中。

时间仿佛停止流逝。

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异常遥远,而眼前事关傅尊的一切细节,都被无限的放大。

“为了帮助柳家,莫唐小姐能做到哪种程度呢?”傅尊的身子,又往前压了压。

莫唐退无可退,手扶在傅尊的办公桌上,回过神来,冷笑道“我今天是来跟傅总您好好谈的,您觉得条件不合适,我们可以结束交流。但是您现在这样,真的很像一个耍着人玩的衣冠禽兽。”

傅尊眯了眯眼。

“我这个人向来自私自利、唯利是图,为了别人不会出卖自己,傅总像从我身上得到点什么,就是打错主意了。”莫唐使劲推了傅尊一把,意外的,竟然轻松的把傅尊推开了。

傅尊后退了一步,好整以暇的看着莫唐。

“告辞!”莫唐咬了咬牙,气得转身就走。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地上面,他们已经走进荒庙之中,但是,年深日久,荒庙已经只剩下残破的危墙。

地面上,落叶和绿色的苔藓丛生,四处都透着一股颓废和荒芜。

如今,被王教授硬生生的滑出来一个老大的脚印。

脚印下,出现一抹亮金色……

“教授?”周熙如在地上蹲下来,用手摸了摸,不用系统鉴定,她知道,这是黄金,纯度很高的黄金。

“来来来,看看。”说话之间,她忙着用手把地上的落叶和苔藓全部扫开,说道,“王教授,地上捡元宝是什么感觉?”

“爽!”王教授神清气爽,大声说道。

大家也都回过神来,忙着帮周熙如清理落叶和苔藓。

“我的老天鹅啊!”司南对着已经倒塌的神龛合十拜了拜,说道,“您老也太阔气了,黄金铺地啊?”

很快,地上的青苔就被清理出来。

“教授……有字,你认识吗?”周熙如看着地上那块圆形的黄金铺成的浮雕图案,直径大概有五六十公分,似乎是湖面上有一只鸟儿在戏水。

旁边有三个字,像是甲骨文,但看着又不太像。

“不是都说老缅没文化吗?”司南低声说道,“怎么有这么古老的东西?”

上一篇: 娇妻被几个社区老头调教 花蒂被吸得异常大

下一篇:娇妻接种卧室呻吟 sM美女CBT折磨茎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