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精品短文精品短文

开裆裤 秘书 h 揉搓白嫩的双乳进入

2022-07-02 10:09:25【精品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唐小白将他的胳膊抱得愈紧“你猜!”李穆见她这么高兴,也不由弯起唇角“姚合问出来了?”她今天出宫的主要目的,是带着姚合去提审那个花笺口中在桐花谷待得最

唐小白将他的胳膊抱得愈紧“你猜!”

李穆见她这么高兴,也不由弯起唇角“姚合问出来了?”

她今天出宫的主要目的,是带着姚合去提审那个花笺口中在桐花谷待得最久的弟子,想问出桐花谷背后的势力。

唐小白笑眯眯摇头,也不卖关子了“钟楚楚回来了!”

钟楚楚,也就是纪妙容,同时也是花笺口中那个差点令桐花谷元气大伤的叛徒师姐,在顾小舅茶里茶气的攻略下,终于被骗出来了。

桐花谷的底细,可能没有哪个弟子比钟楚楚更清楚。

所以, 唐小白多花了点时间,跟钟楚楚聊了会儿, 所获颇丰。

“……她说,桐花谷确实同朝廷中人有所勾结,有一回她偷见到谷主同一名黑衣蒙面的人见面,谷主是跪着的——”

听到这里,李穆的神色有点微妙。

那个黑衣蒙面人,应该最多只是个鹰爪。

见个鹰爪都要跪下,可见背后的人权势地位之高。

而唐小白接下来的话,更证实了这一点。

东宫之内,太子身侧,值守的都是李穆最心腹的玄衣卫,更有莫氏兄弟护卫,再周全不过。

可唐小白还是扒着他的肩,贴到他耳边才低声道“她还说,那人的嗓音极为古怪,当年她年幼不懂,后来才知道,那是宫里的内侍!”

因离得近,唐小白清晰地看到他睫毛颤了颤,神色目光却没有太大变化,似乎对这个消息也不是很意外。

“你觉得是谁?李枢?皇帝?还是郑贵妃?”唐小白问。

“这几个,是谁都没区别。”李穆淡淡道。

花笺也好,晋王别馆的杀手也好,都证明了李枢脱不了干系。

李枢脱不了干系,皇帝和贵妃又怎么脱得了干系?

无非是从前以为是买卖,现在证明了是亲手豢养的而已。

 

对李穆而言,确实没什么区别。

捣毁桐花谷,起初是为了太子妃“为民除害”的心思,如今歪打正着,断了谁的臂膀——

总是这样,她做的每一件事,都有意或者无意地为他谋利。

他们这样,是叫作心有灵犀呢?还是叫天作之合?

李穆想得欢喜,早忘了她晚归的不悦,正要伸手揽她腰肢,她却忽然主动偎进怀里。

柔软的双臂圈住他的脖子,脸儿也贴上了他的脸,亲昵似交颈。

本来就已经贴在耳畔的唇竟然贴得更紧,像是吻在他耳廓上。

李穆一下子便觉得不对劲起来,连呼吸都屏住了。

怎么这么突然?

刚刚他们说什么了?怎么她突然这么热情?

李穆只觉浑身热涌,不知该抱紧她还是该推开她。

这时,唐小白开口了。

声音直接贴着耳朵传来——

“李穆,我希望你早日登基。”她说。

李穆涣散的心神被这仿佛牙缝里挤出来的一句话瞬间唤回。

他定了定神,将她扶正在眼前,才看清她怒红的眼。

他抚了抚她的眼。

是了。

他的太子妃素来怜爱幼童,怎么能见当权者如此残暴凌虐幼童?

李穆将她重新搂进怀里,安抚地拍了拍,低声道“好,我尽快!”

但这种事,怎么可能说快就快得起来?

李穆这一句,反倒教唐小白冷静了下来。

她深吸一口气,轻声道“小舅这次轻率了,难免被借题发挥,这时候想进国子监恐怕不容易。”

李穆“嗯”了一声,抚着她的秀发道“我本来也没打算让小舅进国子监,等这阵风波过去,我想让他去门下。”

唐小白见他想得周到,不由觉得安心,忍不住蹭了蹭他胸口,有点欢喜。

李穆无声弯了弯唇。

他本不爱多言,但每每同她多说两句自己的想法或者安排,总能得到回馈,于是按捺不住继续说道“小舅看似温和,实则心有城府,倒是张先生和裴宣,需要多加小心。”

唐小白玩着他的衣襟,笑道“张先生为人谨慎,裴师兄也洁身自好——”

“对了,我今天回宫途中还遇见过裴师兄呢!他初入国子监执教,唯恐误人子弟,如今每日眼里除了书还是书,恨不能每日一个人宿在闻人书肆,连回家都嫌吵闹。”

李穆想了想,道“也不能太清净,落单不是好事。”

唐小白忽然心里“咯噔”了一下。

闻人嘉已经离开了闻人书肆。

他曾短暂地入崇文殿协助推演旧历,之后就请辞了。

他志不在此,更向往游历考察山川。

上一篇: 灌满了不许拿出来玉势男男 3p露脸对白在线观看

下一篇: bl文双龙失禁肉腐 欧美Sm痛苦的极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