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精品短文精品短文

喜欢看小黄文夹腿 共妻晚上三p

2022-07-02 10:14:02【精品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顾绾摇摇头,苦笑“他没折腾我,是我折腾他——”顿了顿,声音低了下去,“是我……折腾所有人……”唐小白心里突了一下,握

顾绾摇摇头,苦笑“他没折腾我,是我折腾他——”顿了顿,声音低了下去,“是我……折腾所有人……”

唐小白心里突了一下,握住她的手,道“裴师兄没事,魏随也还没找到,没有什么尸体。”

顾绾点头“我知道……暂时还没有……”

唐小白看着她眉间灰败之气,胆战心惊。

她不会是抑郁了吧?

“你应该能想得到,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有人要害裴师兄,你和魏随,只是棋子,你要是死了,只会让局面更糟糕,况且——”唐小白将目光轻落在她腹部,“如果魏随回来,发现自己没了妻儿……”

顾绾蓦然红了眼,双手不自觉护住小腹。

“你比谁都更清楚魏随的性子,是不是?”唐小白轻声道,“他跟孩子似的,受不住什么打击。”

“就算……退一万步说,这孩子也可能是魏随唯一的骨肉……”

离开二房的时候,唐小白仍旧没见到顾大舅母。

那个故意传假消息引诱顾绾自杀的人是顾家人,顾家出了这么大的纰漏,作为当家主母,顾大舅母的心情可想而知。

唐小白猜测顾大舅母一时半会儿顾不上她,她也不把自己当外人,准备自行离开。

走到门口时,恰好遇到顾缘回来。

顾缘看起来也不太好,清俊眉眼间阴翳笼罩。

唐小白原以为他在为顾绾的事烦愁,谁知他抬头看到自己,开口便问“太子妃可听说裴五郎之事?”

唐小白在裴家见到裴宣的时候,他一身白衣,向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越发显得淡漠出尘。

 

裴宣一贯是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眼里除了书,什么都没有。

但这回,却被人用最世俗肮脏的手段,从云端拉了下来,跌得满身污泥。

尽管如此,他看起来还是干干净净的,一丝狼狈也不见。

唐小白来找他,自然是有事的,可此时见了他,准备好的问话突然问不出来了。

反倒是裴宣先开了口“太子妃听说了?”

唐小白点头“太子原本有意将你外放。”

眼下局势虽然不太好,但也不是没有运作的余地。

她和李穆都舍不得裴宣。

可惜,裴宣太舍得了。

他主动辞官了。

“急流勇退,好歹全最后一点颜面。”裴宣低声道。

唐小白愣了愣。

她来之前,对裴宣的辞官有许多猜想。

比如家族施压,比如顾全大局,唯独没想到裴宣会说出全颜面这样的理由。

过于接地气了。

大概是她的错愕太明显,裴宣微微一笑,道“臣年少才疏,蒙太子厚爱,才得以入太学授课,”说到这里,他停顿许久,才微不可查一叹,“入太学以来,方知从前轻妄自负,这些日子以来,日夜为学不敢懈怠,仍觉不堪为师,如今更有损师德,辗转数日,还是决定辞官隐退,修身读书。”

唐小白沉默良久,一叹。

这或许才是裴宣的心里话。

确实,他入太学执教以来,一直紧绷着,否则不一定给人可趁之机。

“师兄还年轻,没了俗务烦扰,日后必成大家。”唐小白诚恳地说。

裴宣笑了一下,笑容极淡“借师妹吉言,”停顿须臾,语气低沉了下去,“正好同师妹道个别,我明日便要离京了。”

唐小白一愣“去哪儿?”

裴宣沉默了一会儿,道“先去蓝田,洛南、商州……”

这个方向……

唐小白抿了抿唇,道“师兄是无辜的。”

上一篇:美女被狂揉大乳视频网站 被司机强高H文

下一篇:男生子虐菊虐孕调教 黄瓜用来做那种事情是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