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精品短文精品短文

玩体育老师的大捷豹文章 体育生小鲜肉勃起videos

2021-07-06 15:31:02【精品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满宝道:“医署资金不足的时候也是可以寻求县衙帮助的嘛。” 白善:“……这还没开始呢,你们医署的资金就不够了?” “接下来要忙

  满宝道:“医署资金不足的时候也是可以寻求县衙帮助的嘛。”

    白善:“……这还没开始呢,你们医署的资金就不够了?”

    “接下来要忙的事可不少呢,”满宝掰着手指头给他数,“要整理宅院,改造成适合医署的格局,要采购药材和医疗器械,还要请人……总之花销很大呢。”

    白善沉吟片刻,问道:“这么多事你还要随我下乡吗?”

    满宝颔首道:“我得调查一番乡下的就医情况,有的乡镇是有大夫的,有的却是没有大夫的,而且医署也要宣传一番,农忙过后要换季,体弱之人和婴幼儿容易招邪,而且过后便是夏季,我也想看一看当地有什么防暑的药材,若是可以,我直接当地收购,倒是免了和药商购买,又贵上一筹。”

    白善便明白了,点头道:“行吧,那明日我们一起出行。”

    满宝问他,“你带谁一起下乡?”

    白善:“董县尉。”

    他道:“先找董县尉,待粗粗了解过北海县的情况后再换宋主簿,我外出,方县丞得负责县衙事务。”

    白善看了眼他们刚才过来的方向,和周满笑道:“只看宋家的宅院就知道,宋氏在北海县的势力不小,所以好刀得用在刃上才行。”

    宋主簿没料到自己被白善当成了刀,他拿着一本册子笑眯眯的从县衙前头找到后院来,和白善道:“大人,今年的粮种都在这儿了,下官今日又清点了一遍,您看该如何分配?”

    白善便起身道:“我与你先去看看粮种。”

    他扭头和周满道:“我下午可能有些忙,晚食若是赶不回来你就先吃。”

    满宝点头,挥了挥手让他忙去。

    白善一边往外走,一边和宋主簿道:“派人去通知各乡里正,让他们三日后来领粮种,我记得现在便是农时,为何粮种到现在都没有发下去?”

    宋主簿:“这不是想着大人要来了,所以想要请教一番大人再做决定……”

    声音慢慢消失,似乎是人走远了。

    满宝摇了摇头,从书案上翻出一沓白纸来放在一旁,她抽了一张放在桌子上,沉吟片刻后便开始写计划书。

    他们医署需要的东西要一一列举下来,这样才好采买讲价。


 

    药单是现成的,各地医署采购的药单都大同小异,只是在偏重药量上会有些不同,还有便是各地会在当地一些特殊病症上多增添一些药材而已。

    满宝便直接拿了太医署内的记录的药单出来,直接在后面添加上采购量。

    应该要放出风声去了,总不能她去找药商吧?合该药商来找她才是。

    满宝想了想,扯过一张大纸写了一张公告,招来西饼道:“将这张公告送到前面县衙去,让他们的文书誊抄几份,县衙门口的公告墙和城墙都给我贴上,这一份就给我贴到医署门口去。”

    西饼:“娘子,医署就定了那座宅院了吗?”

    满宝点头。

    西饼很苦恼,“我不认路。”

    满宝安慰她道:“不打紧,我也不认路,但前头县衙的衙役肯定都认路,回头你找他们多走两趟就认路了。”

    安慰下西饼,满宝继续伏案工作,九兰和五月都进来看了一眼,然后将灯给点上了。

    等白善回来,满宝都还在埋头苦写。

    白善看了一眼已经完全黑下来的天色,轻轻地敲了敲桌子问,“你吃晚食了吗?”

    一旁的西饼立即道:“没呢。”

    九兰补充道:“娘子是在等郎主呢。”

    白善信她才有鬼,看她案上那些写满了字的纸他就觉得她是忙了。

    满宝抬起头来扭了扭脖子,和他道:“我还差一点点。”

    白善探头看了一眼,发现她不是在写计划书,而是在写折子,不由疑惑,“你要上折?”

    这才一天功夫,有什么事需要上折?

    满宝道:“我将青州医署的地址暂定在北海县,虽然不违反规定,却不符合常情,所以我要上折与陛下、与太医署汇报一声,顺便再催促一下新的刺史,他要是再不来,我的医署就只能在北海县扎根了。”

    白善若有所思的问,“新刺史到了,难道你要两地奔波?”

    满宝喝了一口茶水后道:“我也正在思考这个问题呢,所以我晚上还得给萧院正写一封私信,不知道他愿不愿意让我从太医署中再挑选一个人过来帮忙。”

 白善:“……你属意谁?”

    满宝特别随性的道:“谁我都可以接受,是个人就行。”

    白善无言的看着她,等她将折子收尾便拉了她去吃饭,道:“陛下将你外放,是想你找到地方医署与地方县衙和睦共处,共同发展的方法,你此时要带在身边的人就相当于将来你的左右手,甚至此人会接替你的位置,你觉得此人可以随便吗?”

    满宝微微蹙眉,“太医署里的学生我都授过课,在我这里都是一样的。”

    她想了想后笑道:“此时郑辜他们四个都各有位置,而且太医署也不会让我们师徒四个在一个地方的。”

    这不就是结党了吗?谁知道会不会营私?

    所以是谁又有什么关系呢?

    白善道:“我以为你会有属意的人选。”

    满宝想了想后摇头道:“都可以,本来地方医署就是在摸索,每个人的想法都是不一样的,太医署这么多学生,我并不能了解他们每一个人的想法,既然如此不如随缘,不管来的是谁,我们互相磨合,互相启发便好。”

    白善一听,觉得有道理,于是不再管她这件事。

    用过饭,周满便给萧院正去了一封信,和折子一起交给白善,大爷一般的道:“明日递出去吧。”

    嗯,驿站也归县衙管,除非密信,不然这信还真是要交给县衙后送到京城去。

    白善接过,放到一旁的桌子上,揉了揉额头后上床抱住她,被子一蒙便道:“快睡吧,明儿还得下乡呢。”

上一篇:美女被两个黑人用米长 宝宝,腿张大点就不疼了网站

下一篇:护士用丝袜脚帮我取精 托着她的臀一下一下深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