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精品短文精品短文

肉写得很细腻的现代小说 一女多男NP高H共妻

2022-01-14 10:33:16【精品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术业有专攻,真要全力而为,穿戴军用外骨骼装置的人类一个大跳能有二三十米,甚至更远! 所以,停下来接受商见曜和蒋白棉的“携带”,是龙悦红和白晨当前唯一的办

    术业有专攻,真要全力而为,穿戴军用外骨骼装置的人类一个大跳能有二三十米,甚至更远!

        所以,停下来接受商见曜和蒋白棉的“携带”,是龙悦红和白晨当前唯一的办法。

        几乎是两人刚放慢速度,蒋白棉和商见曜就赶了上来,一人伸出一条手臂,揽住队友的身体,将他们夹在了自己腋下。

        不管是“黑沼铁蛇”,还是“变色龙”仿生智能盔甲,外表都以鳞片为主,蒋白棉和商见曜想直接抓起都没什么合适的地方下手,只能采取这种办法。

        其实,对于“黑沼铁蛇”仿生智能盔甲,可以考虑抓尾巴,但那需要商见曜弯下身体,而且对龙悦红不太友好。

        当当的声音里,蒋白棉紧跟着商见曜,以天花板为中继站,连续大跳,通过了主实验区和之前那条走廊。

        被电磁屏蔽衣包裹着的“源脑”同样如此。

        不到三秒的时间,他们回到了实验室出口。

        可是,映入他们眼帘的却是一扇紧闭的金属大门。

        实验室的出口已经关闭。

        “骗子!”商见曜停了下来,抬头望向疑似有扩音器的地方,怒骂出声。

        蒋白棉则直冲门边,争分夺秒地高声喊道:

        “弥赛亚!”

        这是实验室的通行口令。

        金属大门的边缘亮起一圈发白的光芒,冰冷机械的电子合成音随之响了起来:

        “系统已经锁死,请一周后再试。”

        听到这句话,龙悦红也忍不住在心里骂道:

 

        “骗子!”

        说好三秒钟才关闭大门,锁死系统的!

        这时,诚实的商见曜被鲁莽的取代,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要不要直接把大门炸开?”

        “会启动自毁装置的。”站在他侧后的“源脑”赶紧提醒。

        商见曜跃跃欲试地说道:

        “没关系,越是危险越要冒险。

        “实验室一旦自毁,出口肯定会被破坏,到时候,只要能抓住机会,就可以冲出去!”

        “概率为十万分之一。”“源脑”用数学模型给出了结果。

        它话音刚落,之前那道带着些许笑意和轻微合成感的声音又一次通过实验室的广播系统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各位,我刚才使用了过期的警告语。

        “实际上,在你们进入主实验区的时候,警告已经发出,导致大门关闭,系统锁死,但当时队列出现了阻塞,没能第一时间通知你们。”

        这是实验室中控系统?怎么感觉像个爱恶作剧的小孩……声音也听不出男女……龙悦红忍不住望了白晨一眼,可双方都隔着护目镜,难以解读出对方的意思。

        蒋白棉看了看商见曜,又望向“源脑”:

        “如果被关在这个实验室一周,我们即使能坚持下来,也会失去战斗力,你也一样,我想,刚才那道声音代表的中控系统不会给你充电的机会。

        “而且,锁死最多可以连续两次。”

        “源脑”转过身体,声音没什么起伏地说道:

        “回之前那个中控室,我试着再次入侵系统,掌控这里。”

        没等蒋白棉他们回应,电磁屏蔽衣透出的些许红光扫过了“旧调小组”几名成员。

        “源脑”随之开口问道:

        “你们穿戴了军用外骨骼装置,不害怕吴蒙施加影响?”

        “哎呀,忘了告诉你。”商见曜用覆盖金属骨骼的手掌一拍额头道,“吴蒙和我们见过面了,表达了合作的意思,想借助我们后续的行动,帮他找到突破封印的机会,当然,我不会给他的。”

        “源脑”似乎动了动头部:

        “那我等下可以脱掉电磁屏蔽衣,全力而为了。”

        说话间,它已是小跑向主实验区。

        蒋白棉等人紧随其后。

        他们刚返回中控室,之前那道嗓音又一次响起,带着些微笑意:

        “欢迎回来,我亲爱的哥哥。”

        “不可能!”商见曜一蹦近两丈高,头部差点撞到天花板。

        重视感情的他很是激动,似乎认为那声音在说他失踪的父亲和别人给他生了个弟弟或者妹妹。

        “源脑”那件电磁屏蔽衣的表面,透出的红光一下增多。

        它抬头望向扩音器位置,没什么起伏的嗓音多了几分波动:

        “你究竟是?”

        那略带笑意和合成感的嗓音回答道:

        “我是奥雷晚年的杰作,他一生知识和智慧的结晶,真正的人工智能‘未来’。

        “虽然你这个粗制滥造的中期产品没法和我比,但我还是视你为哥哥。”

        这什么电子领域的家庭纠纷,爱恨情仇……龙悦红听得目瞪口呆。

        他瞄了白晨一眼,发现这位同伴居然很专注。

        当当当,商见曜迫不及待地拍起了“狂战士”突击步枪的侧面,似乎不鼓掌不足以表达自己的心情。

        就连忧虑着大门彻底关闭、系统锁死一周的蒋白棉也有点张口结舌。

上一篇:撅高扒开 体育老师趁虚而入陈若雪

下一篇:多人运动视频哪里可以看 快穿禁欲青梅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