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精品短文精品短文

同桌上课掐我奶头好爽黄文 我坐在学长的鸡上写作业作文

2022-05-14 09:43:45【精品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封氏老宅。“离了?”“夫人,真的离了,守在民政局门口的人亲眼看到少爷和少夫人进去出来的,这还能假的了?”听到王妈的话,黄茹月躺在床上瞬间觉得腿都不疼了,脸

封氏老宅。

“离了?”

“夫人,真的离了,守在民政局门口的人亲眼看到少爷和少夫人进去出来的,这还能假的了?”

听到王妈的话,黄茹月躺在床上瞬间觉得腿都不疼了,脸上也露出了松快神情来。

“离的好!”

王妈那天意外看到了离婚协议书,她就让王妈盯着温暖暖呢。

从昨天那女人拿了离婚协议书去墓园,再到她和封励宴一起去民政局,她都一清二楚。

谁知昨天封励宴都去民政局了,这婚都没离成。

黄茹月又急又气,得知昨夜封氏的财务部和法务部在通宵加班,她就觉得不对劲儿。

即便封励宴封锁了消息,外部一点消息都没透出去,但是她可是封氏的夫人,她想问清楚封氏的事儿,还是轻而易举的。

于是,她安排了热搜的事儿,又安排了记者们跑去搅局。

她可太清楚温暖暖这女人了,穷清高的很,像她那样一无是处的女人能嫁进封家,就该感恩戴德了,竟然还半点委屈受不得。

她还就不信,赶不走这女人了,这不,稍微逼上一逼,总算是离了,算温暖暖那女人还算识趣。

“好呀,王妈去给我端一碗燕窝来,再叫美容师过来,自从我这腿摔了就没能好好……”

砰!

黄茹月正摆着手吩咐王妈,房门被突然重重的一脚踹开了。

看着出现在门口,面色像是覆着一层寒冰的高大身影,黄茹月心里一惊。

“阿宴,你怎么这时间回来了?”

封励宴不说话,盯着黄茹月的目光,令黄茹月觉得极为难受不安。

 

从前这个儿子就谈不上和她多亲近,但是尊重还是有的,可今日他这个眼神倒像是看物件一般,冷冰冰没了半分感情。

黄茹月勉强露出一个笑来,“算了,回来了正好,公司的事忙是忙不完的。妈知道你心情不好,摊上那样个老婆,哎,休息一段时间吧。”

黄茹月满脸的心疼,见封励宴走了过来,还拉了儿子在床边儿坐下。

“阿宴,你别怪妈打了那女人一巴掌,妈的腿儿可都是她动手推的,她冤枉了妈,又说过一句道歉的话吗?而且,今天也不是妈先动的手,你瞧瞧王妈的脸都让她打成什么样了……”

“这么说,是她先动的手?”

“是啊,王妈让她跟我道歉,她上来就动手!真是不像话,离了就离了,妈看恬恬丫头就不错,你要真不喜欢恬恬,那也多的是贤淑漂亮,家世也好的名媛小姐,妈来给你安排……”

黄茹月说着冲王妈使了个眼色,王妈立刻转身拿了好些照片过来。

她早就有所准备,只等着温暖暖腾出位置来呢。

封励宴却冷冷扫了王妈一眼,那眼神让王妈僵在了那里,再不敢拿着照片上前。

见此,黄茹月笑意收敛,却又非常慈爱理解的说道。

“你现在没这个心思,妈也不逼你,那就多抽时间照顾好檬檬,这孩子是真可怜都是让温暖暖那祸害连累的!妈的意思,等檬檬情况稳定就接回家里来,多请几个护士住家里,靠温暖暖那个满腹算计,绝情狠心又不着调的女人怎么成……”

“绝情狠心?妈倒是说说她怎么狠心绝情,满腹算计?”

封励宴看着黄茹月,声音平静,然而黄茹月竟看不出来他此刻是什么心情态度。

不过她是知道这个儿子的,一向骄傲霸道,眼里揉不得沙,睚眦必报的很。

哪儿容不得被人甩脸打脸?平时虽是瞧着对温暖暖不大一样,可多半也是责任的缘故,要说多喜欢多爱,黄茹月觉得不见得。

毕竟,她也没瞧见两人黏黏糊糊过,年轻人热恋的样子,她也不是没见过,反正就不是封励宴和温暖暖那样。

温暖暖如今闹腾着离婚,闹的这么大这么难看,就跟当众打封励宴的脸没差。

黄茹月是觉得,以她对这个儿子的了解,他该是厌憎甚至恼恨上温暖暖那女人了才对。

稳了稳心神,黄茹月呵嗤了一声,“她当年就是爬上你的床,算计着进的封家门。后来明明没死,偏就躲起来五年,孩子们都这么大了到现在都还没认祖归宗呢,她就是想抓牢孩子好拿捏你拿捏咱们封家呢,这还不够满腹算计?”

冷哼了一声,黄茹月又道“如今你再看看,为了离婚连媒体都让她利用了,檬檬还躺在病床上,她这会儿闹腾为什么?还不是算计你的家产,想趁你心疼占便宜。她心里要是有你,就不能让你这么难堪!”

“是吗?既然她都是为了财产,怎么就一把火烧了那些转赠合同?”

“那是她被妈揭穿心虚了!她把柠柠檬檬的抚养权争了去,离婚怕什么?你瞧着吧,这女人还得缠着你,欲擒故纵她……”

“够了!”

黄茹月尖刻的话被封励宴猛的打断,他的身影也猛然从床上站起来,带来一道阴影,黄茹月心脏剧跳,吓的靠在床上。

封励宴低头睥着她,眼神不像在看母亲,像看仇人。

“今天的热搜是你买的,记者更是你收买电梯维修人员给放上去的,和暖暖半点关系都没有。”

“阿宴,你怎么能这么怀疑妈,我事先又不知道你们要离婚……”

黄茹月话没说完,封励宴往她床上丢了几张纸。

黄茹月打开看了两眼,脸色转白,那是证据,有那些记者和电梯维修师的签名招认,还有转账记录。

翻到最后一页,黄茹月手一抖,不小心发出一声抽气声。

“这这是……”

“当年也是你收买了那个办理父亲车祸案的老交警,让他故意说那些话让我听到的,你还真是用心良苦。”

那年,温暖暖被接进封家来,以他未婚妻的身份,是他亲自去江家接的人。

他既然接了人,便是答应了这门婚事,承认了这个未婚妻。

但是那时候温暖暖都还没成年,小的很。

再加上他当时接手封氏也才短短两三年,忙的很,也没时间和温暖暖多接触。

只是他内心里,是不排斥她的,若是他们能好好的相处发展下去,也许会是全然不一样的开始。

上一篇:市长玩少妇大学生 含欲绽放(高H,1V1)小说

下一篇: 欲成欢姚璐每天都H 警花和警花双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