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精品短文精品短文

欲成欢姚璐每天都H 警花和警花双飞

2022-05-14 09:44:13【精品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可就是那时候,黄茹月生病,他和温暖暖一起急匆匆赶去医院。他从医院离开时,竟就偶然听到了一番话。“爸,刚刚那个男的真的是封氏总裁?你吹牛的吧,还认识人家,咱这样的人怎么可

可就是那时候,黄茹月生病,他和温暖暖一起急匆匆赶去医院。

他从医院离开时,竟就偶然听到了一番话。

“爸,刚刚那个男的真的是封氏总裁?你吹牛的吧,还认识人家,咱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人家嘛!”

“当然是真的,真认识!封氏总裁怎么了?老封总车祸的案子还是你爸我经手的呢,那可不就认识了嘛!”

“你说这有钱人也是不能让人理解,刚刚跟在封总旁边那女孩子,也是车祸当事人,老封总当时要不是为了避让她,还真不能翻车,虽说不是她的错吧,但看见她,难道不会时刻想起自己父亲的死吗?看两人那样子竟像在谈恋爱,这豪门啊,父子感情是真淡漠,还不如咱寻常人家呢,你看看爸生病了,把我儿子给急的,要爸说,爸比那老封总可有福气多了!”

因为听到了这番话,他当时如遭雷击,才会去再次确定了当年的车祸信息,才会知道温暖暖竟真的是车祸现场的那个人。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当年听到那番话,竟也是他的好母亲安排好的。

“暖暖一直说,那晚并非她主动进了我的房间爬上我的床,她那夜也喝醉了,是被琳琳扶进我房间的。我一直不相信,只觉琳琳那样讨厌她,不可能做这样的事儿。现在想来……母亲,这也是你吩咐琳琳的吧?”

封励宴垂眸,掩藏了眼里的伤痛和悔恨,其实一直都是他没有相信温暖暖的话。

现在想来,她那时候,看到他就脸红到脖子根,跟他说句话都紧张的磕磕巴巴,又哪来的勇气去爬他的床。

黄茹月脸色惨白,捏着纸张的手微微颤抖。

封励宴的话,不是在问她,不是在探寻真相,他的语气是笃定的,他是已经确定了那些事都是她做下的。

黄茹月突然冷着脸,“是!你说的都是对的,我承认都是我做的!”

封励宴紧咬齿关,下颌线绷紧,盯着黄茹月的眼神泛起了猩红。

他和温暖暖走到这一步,他的母亲还真是功不可没!

 

黄茹月见被发现了,脸上神情竟也并不见惊慌,她神情冷漠,眼里却都是厌恶和憎恨。

“我就是憎恨温暖暖那女人!若非她,你爸不会早早就死掉,不会死的那么惨!我也不会中年丧偶,变成寡妇!要是你父亲还活着,现在我也不会被你这个不孝子用这样的态度对待!”

她就是要让温暖暖滚出封家!

一个呆过孤儿院,乡下地方来的女孩,什么都不会,根本上不得台面。

谁知道竟还得了封老爷子和封励宴的认可,挤掉江静婉住进了封家来。

这也就算了,可温暖暖还是车祸现场那个人,在黄茹月眼里,就是温暖暖把她的丈夫害死的!

温暖暖根本就是罪无可赦!

“你,我都让你知道你父亲是被温暖暖那小贱人给害的了,你竟然还不将她赶出去,竟然还喜欢上了她!你对得起你父亲吗?我让琳琳把她送你房间,也是想让你彻底厌恨了她,让她滚蛋!可谁知竟弄巧成拙,让那小贱人彻底的赖上了我们家。”

黄茹月脸上闪过懊恼,早知道封励宴要对温暖暖负责,她那样做反倒是成全了温暖暖那小贱人。

她当年,就应该把江静婉弄进封励宴的房间。

“呵,天底下,怎会有你这样算计亲生儿子的母亲!?”

封励宴看着黄茹月尖利激动的模样,冷声说完,薄唇紧抿,猩红的眼角轻轻抽动着。

这若非他的母亲,他恨不能提枪一枪结果了。

“我有什么办法!?这都是你逼的,我这个做母亲的话,你听过吗?连你爷爷也更偏袒温暖暖那个小贱人!”

“呵,你也别怪我容不下她,我看到她,就能想起你爸浑身是血的模样,想到那辆不成样子的车!我晚上会做噩梦,梦到你爸血淋淋的掐着我的脖子质问我,为何要让害死他的人呆在封家做儿媳妇!”

黄茹月说着说着,突然眼泪落下来,盯着封励宴露出了残忍的笑容来。

“儿子,这种感觉,你应该是最能体会的啊,你不也一样没法面对她?”

黄茹月的话太过犀利,像一把锋利的刀,刨开封励宴的心,将那心里的所有阴暗伤痕,尽数曝晒在了阳光下。

他脸色更为苍白,额头渗出冷汗来。

是啊,他有什么理由去怪责黄茹月?

连他自己都有心结,让温暖暖那女人吃尽了委屈和苦头……

或许,放开她是对的,真的如她所说,是放过彼此,对谁都好的事情。

咣当!

就在这时候,就听一声重物落地声自门口传来。

封励宴眉心微蹙,快步过去,猛的拉开了房门。

就见房门外,封老爷子被忠伯扶着。

老爷子的拐杖掉到了地上,老爷子明显脸色不好,靠在忠伯身上胸腔起伏着,气短的随时会晕过去一般。

“爷爷!”

封励宴面色微变,忙上前将老爷子背起来,吩咐忠伯叫医生。

黄茹月也是一惊,连忙让王妈扶着从床上下来。

半小时后,医生给封老爷子扎了针,叮嘱几句出去,封励宴才在床前半跪下,握着封老爷子的手。

老爷子看着这个孙子泛着血丝的双眼,看着他明明受伤疲累,却倔强的分毫不曾显露在脸上的镇定模样,突然重重的叹息出声。

“爸,您别多思多虑了,医生让您休息呢。”

黄茹月忙拄着拐杖上前,关切的说道。

封老爷子的目光陡然落到她的脸上,老眼又沉又厉,压迫的黄茹月脸发白。

老爷子也不说话,黄茹月顶不住了。

“爸,您都听见了?我也是……不敢告诉你,怕你知道再身体有个什么好歹,我不就成了封家的罪人了,将来还怎么有脸去见泽海。”

“怕我知道什么?”封老爷子嗓音干涩。

“自然是怕您知道温暖暖就是害了泽海的那个女孩啊,温暖暖可是您老拍板定给阿宴的,您要知道她竟然是害死泽海的人,哪儿受得住这刺激啊!”

上一篇: 同桌上课掐我奶头好爽黄文 我坐在学长的鸡上写作业作文

下一篇:元尊之武瑶被污爽文 大佬们的女人np二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