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精品短文精品短文

社交温度肉车r 在图书馆往下边塞东西

2021-04-17 14:10:08【精品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听到沈韫两个字,温涵有些敏感,问了旁边的同学,“你们说的沈韫是那个沈家三少爷,沈韫吗?” 那同学看了她眼,轻飘飘不屑道:“是他呀,不过着沈韫可不是什么三

  听到沈韫两个字,温涵有些敏感,问了旁边的同学,“你们说的沈韫是那个沈家三少爷,沈韫吗?”

        那同学看了她眼,轻飘飘不屑道:“是他呀,不过着沈韫可不是什么三少爷,你还不知道吧,他是沈先生在外面一夜  情留下的种,是私生子,所有人都不待见他。”

 这个话题突然点起,又掀起了热浪。

        “这事我也听说过了,不过人家就算是私生子又怎么样,在座的各位那个能高攀的上,人家沈韫长得那叫一个天人之姿。”

        “要真是论颜值的话,咋们学校颜值最高的是谁?”

        问到这个问题了的话,那就是温涵了。

        虽然大家挺不服气的,但是没办法,事实就摆在眼前。

        “温涵?”

        突然听到说到自己的名字,温涵看了过去。

        “你们找我有事?”

        一个矮胖的女生上前笑着打趣她,“没事,我们刚才就是在开玩笑,在学校谁能和沈韫颜值成正比。”

        这个话题让温涵脸色不是很好,她直接走开了。

        那矮胖的女生瞬间就来了敌意,“拽什么拽嘛,还说不得了是不是,不过人家沈韫再不济也是出生金屋里头,怎么会看上一个穷乡僻野里出来的野丫头。”

        “更不要说了,人家也是有男朋友的主儿。”

        “切切切,那个段阳砸沈韫先生面前算什么,一个精神小伙也就只有你们拿他当宝了。”

        周围女生经过这么一说,瞬间觉得心里平衡了不少。

        “那可不是,温涵那烂鞋说不定都被玩……”

        “哈哈哈,我看着也像。”

        “现在整个学校谁不知道温涵和段阳住在一起,孤男寡女住在一起,没有猫腻才叫有鬼了。”

        直到上课铃声响起,大家的话题才得以终止。

        下了课,温涵依旧是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坐在角落看着书本。

        她的成绩不错,能在市里上排行。

        脾气好,说话声音温温柔柔,长得也很漂亮,这就是男生梦里的择偶标准吧。

        突然手机叮咚了一下,是一条好友信息验证,“沈韫。”

        两个字让温涵呼吸都乱了,是他,昨晚上那个沈韫老师,他加她好友了。

        她难掩激动,她在胳膊上狠狠掐了自己一把,才反应过来,她不是在做梦,是真的,沈韫居然加她好友了。

        要激动了,就容易得意忘形。

        温涵一个手没有拿稳,手机就掉了下去,后座的同学很好心帮她把手机捡了起来递给她,不小心看到了那上面的验证信息沈韫两个字时。

        顿时惊呼声响边了教室,“啊……是沈韫。”

        大家全部看向了窗外,看看这位沈韫老师。

        然后什么也没有。

        那个说话都女生被数十道视线死死盯着看,仿佛她只要乱说一句话就会遭到群殴一样。

        温涵抓住手机就出去了。

        那女人赶紧开口,“我刚才看到温涵的手机上是沈韫的验证信息,是沈韫主动加她的。”

        大家纷纷八卦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沈韫怎么会突然加上温涵了,难不成真的是因为长得好看就加她,这也太有失师德师风了吧。

        “不会吧,真的是沈韫吗?会不会是假的,同名而已。”

        “我觉得应该是了,沈韫又不认识温涵,怎么会加上她。”

        “就是就是,瞎起哄做什么。”

        一个暗恋沈韫的女生,悄悄把这些话录了下来,点开了一个微信发了过去。

        那边温涵已经把沈韫的微信加上了。

        也不知道是谁散布出去的谣言,霎时间所有人都知道沈韫加了温涵的微信。

        沈韫:“我来北中大学了。”

        温涵按捺住激动,手飞快在手机上打字,回复过去,“我知道了,太好了,沈韫老师。”

        沈韫看着她发过来的消息,笑了笑,“今天下午画展,听说你遇到了一点小麻烦,我可以指点指点你。”

        温涵最近要参加市级绘画比赛,所以一直很刻苦在练,但是练也时有不顺心不在状态,一旦状态失去了,就很难平复下来。

        沈韫这句话,瞬间给了温涵动力。

        她感激道谢:“谢谢沈韫老师。”

        “你朝小路这边直走过来,我看到你了。”

        温涵朝小路那边看了过去,果真看到了沈韫,还真的是他。

        “沈……沈老师,你好。”

        温涵有些紧张还有些害羞,手脚无措。

        这是第二次见到偶像。

        怎么说呢?心情很激动很紧张。

        沈韫朝她走了过来,依旧是温文尔雅的那张脸,“你好,温涵同学。”

        “你昨晚什么时候回去的?”

        “差不多十点左右到家,沈韫老师,你会留在这里多久?”

        温涵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问了这么一句话,嘴怎么这么笨,不会说话。

        她拍了一下自己的嘴。

        沈韫倒是随意,笑了笑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留在这里一个月吧。”

        “这么久啊。”

        “你觉得太长了。”

        “没有没有。”

        温涵立刻摇头,怎么会呢?只是觉得很奇怪,一般来巡视指导检查都是一下就走了。

        “其实这次过来也是挑选几个优秀的同学去参加国画大赛,其他地方都已经挑完了,现在就就剩这里是最后一个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温涵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她就说嘛。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你们看,温涵和沈韫在一起?”

        那些人朝这边围了过来。

        温涵有些慌有些急了,“沈韫老师,我们下次再说吧。”

        她有些为难,沈韫也能理。

        “嗯,有时间我找你。”


 

        温涵点了点头,“嗯。”

        抄了近道离开了这里,等他们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全部不见了。

        回到教室,还有三分钟才上课。

        刚才温涵和沈韫见面,不少同学也是看到了,纷纷八卦全部一轰隆围了过来。

        “温涵,你什么时候认识的沈韫啊。”

        “我刚才看到沈韫,他好帅好帅啊,涵姐要不要把段阳甩了。”

        “哈哈,不说别人了,要是有这么帅一个男人喜欢我,我也愿意跟他。”

        “人家是私生子。”

        “私生子又怎么了,老娘倒贴也愿意。”

        “温涵,你把他微信推给我好不好。”

        各种话接二连三不断,温涵听得只觉得耳边聒噪得很,大吼了一声,“全部给我走开。”

        一声大吼,大家三三两两都散了不少。

        谁不知道温涵的背后是段阳,谁敢招惹她呀,那不是自讨苦吃吗?

        但还是有那么一两个仍然不怕,还在说着风凉话,“人家沈韫说不定是有事才加她,大家耶被瞎想,毕竟温涵可是名花有主了。”

        “就算是温涵想,你看看段阳答不答应才。”

        “哈哈,要不要和我赌一把,要是段阳……”

        温涵怒拍了一下桌子站起身,“你们要是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就死定了。”

        这是她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气。

        下午时候,本应该出现在升旗仪式上的沈韫不见了身影,学校那边也没有做出解释,只是隐隐约约透露出来,等。

        大家也是纷纷调侃起了这个私生子,真是会耍大牌。

        有时候键盘侠就是这么可怕,你一句我一句,她一句,就能把一个人逼上死路,然后在云淡风轻说一句,我就是开开玩笑而已,谁知道她竟然当真了。

        下午放学了,温父开着三轮车早早就在校门口等着了,看着女儿出来了,温父脸色有些不耐烦,“怎么这时候才出来?”

        说着话,随手把手里抽尽的烟蒂丢掉。

        温涵不说话,只是走过去把烟蒂熄灭,然后丢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

        温父更加生气了,发动了车,“磨磨唧唧,丢个垃圾都有这么多名堂,人家又不会颁个奖给你,多管闲事。”

        温涵依旧是一言不发,直到快到家的时候。

        她心情沉重了起来,跟着父亲的身影走了进去。

        屋里头,灯火通明。

        弟弟温豪乖巧坐在桌子上,看到她乖乖喊了一声,姐姐,妈妈已经做了整整一桌子的菜,看到她,那眼神瞬间就变味了。

        冷冷淡淡的一句话,“你回来了。”

温涵对于父母的态度已经是习以为常了,所以并没有在意。

        衣袖一紧,一只白嫩的潘胖嘟嘟的小手抓着一个糖果举在了她跟前,“大姐姐,吃……吃”

        温涵浅笑,揉了揉弟弟的脑袋,“大姐姐不吃,豪豪吃。”

        “豪豪不吃,给大姐姐留的。”

        温母走了过来,一把抢了过去,“你姐姐不喜欢吃,妈喜欢吃,豪豪喂妈吃好不好。”

        温豪别看他个子小小的,不懂事,但是却是个小人精,“不要给妈妈吃,就要给姐姐吃。”

        把糖重新抓了会开放在温涵手里,他才开心笑了。

上一篇:为什么说毛里藏吊大呢 岳的又肥又大水多黑黑的肥岳

下一篇:把同桌摸出水 痛苦的绝顶极端sm调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