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精品短文精品短文

绑架警察男 刑警娇妻穿着乳环被调教

2022-02-22 09:43:19【精品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离得太近,她难免紧张,伸出手拉住了宋羡的衣摆。 宋羡道:“天太冷了,却又不想放你回去,只能离你近一些。” 谢良辰只觉得宋羡无赖又厚脸皮:“可以明日再说

   离得太近,她难免紧张,伸出手拉住了宋羡的衣摆。

    宋羡道:“天太冷了,却又不想放你回去,只能离你近一些。”

    谢良辰只觉得宋羡无赖又厚脸皮:“可以明日再说。”

    宋羡道:“白日里你身边全都是人,尤其世叔在的时候,你连话都不与我说。”

    听起来仿佛十分委屈似的,谢良辰一笑:“明日我与你说话。”

    即便这样允诺了,宋羡依旧不想放手,只觉得与她在一起的时间格外短暂似的。

    一阵脚步声传来。

    谢良辰呼吸仿佛都放轻了,恐怕被人察觉他们的所在,好在这里黑,宋羡又将她遮挡的严严实实。

    “看到常大人了吗?”

    “大爷让常安去歇着了。”

    “大爷呢?也歇下了?”

    “应该是。”

    说话的两个人松了口气。

    谢良辰抬起头看了一眼宋羡,说话的两个人应该是宋家家将。

    两个人就站在不远处小声交谈。

    “大爷可算歇下了,我这阵子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可不是,我都听了好几遍了,前些日子我刚办完差事回来,就看着大爷又在捧着家书看,吓得我连水都没喝一口,就又跑了出去。”

    “我跟你说,就连代州王家村的人都知晓了。”

 

    “刚进京城的时候,大爷说什么来着?让我们远离京中那些地方,还说他如今与往常不同了,让我们更要严守本分。”

    “我们什么时候出去过?更别说那些地方,大爷这哪里是训斥,分明是找借口……”

    “嘘,别说了,差不多就行了,难不成你想去马厩喂马?”

    两个人不再说话,结伴快步走开了。

    谢良辰抬起头看向宋羡:“他们在说什么?什么事连王家村的人都知道?”

    “没什么,”宋羡道,“大约说的是带兵回京,总算等来了消息,我不免与王里正多说了两句。离开代州之前还要嘱咐他们准备好,等着镇州送纺车。”

    她信才怪。

    谢良辰仔细想了想,大约知晓宋家家将在说些什么,为了宋阿弟的颜面,她只能不拆穿。

    谢良辰道:“不能因为这样就将人发去马厩喂马。”

    宋羡道:“我们两个站在这里,他们都没有察觉。”

    谢良辰道:“你这样将我遮的严严实实,谁能瞧见?”

    听着她略带娇嗔的声音,宋羡心中又是一悸,忙念了一句:发乎于情,止乎于礼。

    谢良辰许久没有听到宋羡的声音,她微微扬起头投去询问的神情,却不料他垂下头,温热的嘴唇再一次压在她的额头上。

    这次不同于上次一触即分,而是就这样停顿了片刻。

    “回去吧,”宋羡再开口声音略带沙哑,“不能再久了。”

    谢良辰加快脚步,一鼓作气回到房中,拴好了门,然后脱下衣服躺在陈老太太身边。

    “哪去了?”

    陈老太太忽然一声咕哝,吓得谢良辰一颗心提起来,她正思量要如何解释。

    陈老太太又道:“咕咕咕,回来吃食。”

    谢良辰长长地舒一口气,她还从来没有这样做贼心虚过,不过外祖母……也真是吓人,说梦话也这般应景儿。

    缩在被子里,手背刚好碰到脸颊,感觉到一片滚烫。

    好在赶路太累,没多久谢良辰就睡着了,整个客栈只有宋羡的屋子依旧亮着灯,他先是将带出的公文看了一遍,又想起方才与辰阿姐说的那些话,明明单独相处了好一会儿,却又觉得什么都没说。

    只有成亲之后,才能时时在一起,他还要努力将婚期尽量提前些才好。

    第二天,宋羡照常起身去练拳脚,回来时,正好瞧见谢良辰被陈子庚拉着出了屋子。

    谢良辰站在宋羡前面开口道:“宋将军。”

    宋羡应声,眼睁睁地看着谢良辰被高氏叫走,看着谢良辰的背影,宋羡表面上神情平静,心中却五味杂陈,她说会跟他说话,就唤他一声?这就完事了?

但任由他怎么喊,林川都无动于衷,甚至连眼神和表情,都没有丝毫变化!

    别说你一个胖子了,人林川曾经一个人打的十几个国外特种兵跪在地上求饶,林川的心里都毫无波澜,无动于衷!

    若不是秉承着自己是龙国人的理智,林川甚至都想宰了眼前这个光头!

    “啊,你敢打断我的手?小刘啊,开挖掘机撞他,撞他啊!”

    光头胖子躺在地上哀嚎,一边痛苦的嚎叫,还一边叫着那个开挖机的人,用挖掘机撞林川?

    那小刘也是不知所措,连忙开车挖掘机,朝着林川撞过来!

    林川一愣,抬头呵斥道:“你真敢撞过来?你这属于杀人未遂,你要是没撞死我?我就会宰了你!”

    林川这一句话,顿时把小刘给吓的一哆嗦。

    小刘连忙拉起手刹,停止了挖掘机的前行。

    随后,他居然直接打开车门,从挖掘机上跳下来,跑路了?

    是的,他不敢开挖掘机撞人,他也挺害怕林川的,尤其是这个男人的眼神,不带一丝感情,十分冷漠,就像地狱里跑出来的恶魔一样,光是看一眼就能让人感觉到害怕!

    不过还好小刘没撞林川,要不然愤怒的林川,真的有可能直接跳上挖掘机,把他给宰了!

    那么剩下的,就是眼前这一群干工地的人,还有这个躺在地上的光头胖子了!

上一篇: 校花的奶又大又白又软 男同桌将手伸进来我的胸罩

下一篇: 口述穿着裙子在野战 埋进腿间舌头使劲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