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精品短文精品短文

两个老外玩我一夜肿了 宝宝你能对准坐下去吗Hh

2021-07-23 14:38:55【精品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刘丹没有说话,趴在桌子上动也没动。 “走,你去看看!看看他现在的样子,这就是你想要的?” 不由分说,司宁拉着刘丹就出了教室,把她拉到楼道窗户前,指着楼下的沙司

    刘丹没有说话,趴在桌子上动也没动。

    “走,你去看看!看看他现在的样子,这就是你想要的?”

    不由分说,司宁拉着刘丹就出了教室,把她拉到楼道窗户前,指着楼下的沙司道。

    看到沙司的样子,刘丹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来,可是眼泪却根本没法控制,像决堤一样奔涌而出。

    泪水让视线变得模糊,可是沙司锤打树干的身形却一点也没有模糊,反而像用了变焦一样,变得那么的清晰。

    站在楼道里没多久,楼下的沙司就停下了打树的动作,刘丹能清晰的看到沙司在停下后,整个人就像被抽掉了精气神一样,眼看着肩膀就垮了下来。

    看着向来挺直腰杆的沙司有些偻着腰一步步的走远,刘丹心里有种冲动想要跑过去,可是她站在那里没有动,脚下像生了根一样。

    一直到上课铃声响起,所有人都往教室走的时候,她也没有动,司宁看着她这个样子,摇摇头又把她拽了回去。

    质问劝解的话,司宁也再问不出口。

    她知道刘丹是因为什么想离开沙司,这个理由在她看来是极为可笑的,甚至有些荒唐。

    可是几次私下聊天,刘丹都像钻进了牛角尖,就是从里面出不来。

    本来她以为过个暑假,这事可能就会过去,可是这一暑假也都没过去,而且居然一开学就跟沙司摊牌了。

    后面的几节课,司宁的心都没在课上,刘丹更不用说,就那么一真趴在桌子上,从没有抬起头。

    一直到中午放学,刘丹都保持着那么一个姿式没有动。

    “走吧,去吃饭吧!”

    司宁推推刘丹道。

    “我不饿。”

    刘丹的声音像蚊子一样,司宁要不是注意力在,都可能听不到。

    “不饿也得吃!再者都放学了,你也不能一直待在这里呀!”

    司宁拉着她直接就把她拽了起来,然后带着她往学校食堂走去。

    .........................

    沙司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难受,按理说他跟刘丹的关系也仅只限于同学,或者更准备的说,应该是有一点点小暧昧的同学关系。

    可他听到刘丹说你是想又把人弄退学那句话后,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

    打树只是他发泄心里的不忿,他没想到在刘丹眼中,自己居然是个动辄就把人弄退学的人。

    骑上机车,沙司直接上了高速,他想让极速带走自己心里的不快。

    学校到市里的距离不近,但是以沙司的速度也不远,很快机车就开进了市里,车速慢了下来。

    心情不好,沙司也没有一个目的地,骑着机车就在市里乱逛起来,逛着逛着,不知道怎么就逛到了美院附近。

    把车停在路过,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中午,沙司抬眼看了看周围,发现路边有一家冷饮店,正好喝点冰的也好让自己清醒,于是把车停好,走进了冷饮店。

    要了杯冷饮找了个位置坐下,沙司看着窗外。

    这个时候他也已经冷静下来了,对于刚才自己的行为,他觉得可能是因为他一直觉得虽然跟刘丹并没有什么挑明的关系,但他一直认为刘丹就是自己的。

    可是突然刘丹告诉他,她有喜欢的人了,让他有种被绿的感觉,所以才会那么激动。

    更关键的是,刘丹那句你再把别人弄退学么?

    那意思好像埋怨他之前弄走那个叫什么明的的行为,就是坏了她的好事。

    说实话,对于刘丹,沙司心里是有一份情愫的,虽然后来因为有了系统,自己有了好几个女人,但是她在自己心里还是有一个位子的。

    只是没想到,原来这一切只是自己的多想,在她心里,自己已经是那种以势逼人的恶劣小人。

    “房东?这么巧?”

    正暗自神伤的沙司旁边位子突然坐下了一个人。

    抬头看了一眼,有些眼熟,但是沙司想不起她是谁,于是有些疑惑的想要开口。

    “我是聂聂,跟宁雅一起租的你的房子,上次晚上见过一回!”

    还没等他问出口,女孩就自我介绍道。

    “哦。”

 女孩这么一说,沙司再上下打量了一下,倒是想起了一点印象。

    当初遇到宁雅的时候,是有两个女孩在她身边,说是一起住,不过他并没太在意两人,所以刚才并没有记起女孩来。

    “房东,你是来收房租的么?”

    聂聂刚才路过冷饮店的时候,有些犹豫,她在喝奶茶和减肥之间徘徊。

    最近她又胖了一斤,马上就要过百了。

    可是今天这么热,喝个冰的奶茶降降温也是理所应当之事,只是都说奶茶热量高,喝了会发胖,自己要是再喝的话,那肯定要过百了。

    好女不过百,这是她的格言。

    所以站在门前她很犹豫。

    犹豫的时候,她扫视了冷饮店里一眼,结果发现店里有一个人非常眼熟,再仔细一打量她确定对方就是自家房东。

    上一次,沙司可是给她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长的帅!身手好!最关键的是有钱!

    之后她时不时的想从宁雅那里打听沙司,只是宁雅很少谈沙司,这让她很是不爽。

    那事之后,她就再也没见过沙司,前段时间到了该交房租的时候了,她故意说最近钱花超了,跟收租的人说晚一些时间再交。

    因为收租的人知道这房子是老板的同学租的,所以很好说话,并没有强催,今天在这里看到沙司,她以为沙司是为这事来的。

    “房租?”

    沙司皱了下眉头,他并不知道这事。

    “真不好意思,还让你亲自来一趟,我因为前段时间家里生活费打的完了,所以没能准时交上,正好昨天我取了钱正准备交房租呢,你跟我一起回房子里拿一下吧!”

    聂聂继续道,她能看得出来沙司对这事并不知情,但是这对她来根本无所谓,她就是想跟沙司套套近乎。

    “不了,房租你交给公司的人就行了。”

    沙司摇摇头,这事他早就已经不管了。

    “别呀,那我不还得找他们么,多麻烦呀,今天正好碰上了,我给你不也一样么?”

    好不容易碰到沙司,聂聂可不准备就这么让沙司走,又是撒娇又是卖萌的把沙司哄着去了她们的住处。

    都在一起住,她很清楚宁雅跟佩佩的课程表,知道今天下午两人都有课,不会回住处,所以她才会非要把沙司弄回住的地方。

上一篇:练瑜伽会使下面变紧吗 对着镜子玩自己怎样

下一篇:宝宝,腿张大点就不疼了视频 gl小说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