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精品短文精品短文

嗯啊涨灌h玉势 王爷不能撩小说免费阅读

2021-09-25 09:57:09【精品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沈羲和长睫微垂,没有神色变化:“可有伤亡?” “陛下之人折损过半。”墨玉回。 沈羲和抬眼:“缘何如此?” 祐宁帝派遣的

   沈羲和长睫微垂,没有神色变化:“可有伤亡?”

        “陛下之人折损过半。”墨玉回。

        沈羲和抬眼:“缘何如此?”

        祐宁帝派遣的都不是花架子,又是在船上,便是有人能够潜伏上去,人数也应当不多,如何能够轻易就将陛下的人折损一半?

        “这封信,是殿下传来。”墨玉没有回答沈羲和的疑问,而是递上了一封信。

        拆开之后,一展开就是一根青丝先映入眼帘,这是萧华雍独有给她来信的习惯,且现在他这根青丝还侵泡了一种由多伽罗和平仲叶调和出来的香料,寻常人闻不到,萧华雍自己闻不到,唯独沈羲和能够轻易嗅到这股独特的气息。

        两种香料分开之后,各有特色,合在一起,气息略有些怪异,沈羲和实属不喜,但也谈不上厌恶,不过萧华雍喜欢,说什么多伽罗和平仲叶的融合,就是他们二人的气息相缠。

        沈羲和受不了他满脑子的旖旎,却也阻止不了,索性由着他,他现在香汤沐浴,都是这种气息,三五不时要沈羲和给他调配这样的香。

        将滑落到桌子上的青丝小心拾起来,放到随身携带的荷包里,这个荷包装着他们二人相缠的结发,沈羲和这才阅信。

        原来他早就察觉到萧长泰的派人来偷袭的痕迹,且不止萧长泰,萧长泰还与人合作,目的是绑走她,他也借机安排人潜伏着,船上的确没有潜伏多少人,但早有人在海中路径的小岛屿上等待,等到船行到一半,夜间追上来,又有船上的人里应外合,轻易就杀了上去。

        这是铁了心要沈羲和的性命,萧华雍也派了人潜伏在岛屿周边,等着这些人杀到船上,他的人上船之后除了沈羲和身边的人,两方皆杀,制造出了一个乱局。

        最后的结果就是祐宁帝派去的人,还来不及对沈羲和下手,就折损了一半,萧长泰的人全军覆没,萧华雍没有说他的人折损多少,想来也不会全身而退。

        说完正事儿,萧华雍又是一整片,单独写了一整页的相思之情,信末才仿佛临时想起,添了一句步疏林无碍。

        沈羲和看到最后,莫名就忍不住摇头失笑。\\






 

        “萧长泰倒是有几分本事,竟然能够寻到合作之人,胆敢与他一道谋刺太子妃。”沈羲和脑子里迅速滑过诸位皇子的面容。

        这个时候杀沈羲和,无疑是将祐宁帝视作顶罪羊,敢公然陷害陛下,没有几人有这个胆。

        不过陛下开始怀疑萧华雍,其他皇子应当也开始怀疑萧华雍,无论萧华雍是不是真的韬光养晦,先把人拉下储君之位才是首要,挑起帝王和储君的对立,无疑是最好的法子。

        做这等事情,必然是有心皇位。

        除了十二皇子燕王萧长庚,人人皆有可疑。

        以萧长卿的行事之风,是不屑与萧长泰联手,萧长卿的态度代表着萧长赢的态度。

        剩下的就是二皇子昭王萧长旻,和八皇子景王萧长彦最有可疑,就连背后有个李燕燕的萧长瑱也不能被排除。

        这三人,萧长旻与李燕燕都有可能做这等事,景王……沈羲和倒是知之不祥。

        思虑了片刻,沈羲和便转头问:“我们入店可有半个时辰?”

        墨玉颔首。

        沈羲和把信收起来,推门出去,她在走廊上,一间间屋子的门外走过,最后停在了与自己房门斜对,隔着中间挑高的楼,最远的一间屋子门口停下,给墨玉一个眼神。

        她偏身让开,墨玉一脚踢开房门,拔剑冲了进去,屋子里的人戴着幕篱,与墨玉交锋起来。

        沈羲和在平安符上抹了十里香,十里香由一种极其持久的花香调制,经久不散,十里之外也能追踪。

        这人被墨玉挑开了幕篱,露出了面容,竟然是萧长赢!

“烈王殿下!”沈羲和极是诧异。

        墨玉在看到萧长赢的面容时便收了剑,萧长赢由始至终没有想与墨玉动真格,也担心墨玉察觉他的招式,他们是交过手的。

        也正是因此,才会轻易被墨玉掀开了幕篱,墨玉收手,他也紧跟着收手。

        “殿下缘何在此?”沈羲和审视着他。

        萧长赢手一紧,负在身后的手握成拳:“无可奉告。”

        从驿站开始就一直跟着她,沈羲和可不认为他是有公务恰好与她同路,若是如此,也不可能碰了她挂起的平安符,染上了十里香。

        “殿下可是奉陛下之命,跟踪于我?”沈羲和直截了当道。

        在沈羲和看来,萧长赢身为皇子是不可能不受皇命私自离京,现下离京又跟着她,自然是受命于陛下。

        事实上萧长赢就是私自离京,并非受皇命,单纯只是想要保护她,而他之所以在驿站等到天黑,是受了萧长卿的点拨,差一点他也犹豫是不是兄长预料错误,好在他多了一丝耐心,果然寻到了沈羲和。

        这一次,凶险非常,兄长怕他日后懊恼悔恨,才告知他实情,让他自行选择。其实他知道沈羲和根本不需要他,可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担心她若有意外……

        被她这般质疑,萧长赢额头上的青筋跳动,可他的骄傲又说不出自己是为她而来,便是说了,以她的冷漠与绝情,也不会有片刻动容:“没错,我是奉陛下之命前来。”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沈羲和扬眉颔首:“殿下单枪匹马,好胆色。”

        萧长赢本能心底升起防备:“你要如何?”

        沈羲和轻笑一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既然殿下是一人前来,便只当未曾见到我。也省的与我大动干戈。”

        沈羲和是真的这般想,萧长赢不知为何能够寻上来,但既然是一个人来,他说没有见到她,那便是没有见到她,也无人能够质疑于他。

        “你要我放你走,再不跟着你?”萧长赢明白她的深意。

        沈羲和微微颔首。

        “我必须跟着你。”萧长赢却不同意。

        沈羲和微微抬起下颚,她唇畔有一丝弧度,眼底却没有任何笑意。

        萧长赢移开目光,不去看她随时要对自己下手的模样:“我与阿兄,并不想与你们夫妻为敌,但我既有皇命在身,便不能不跟着你,若你遇上陛下所派之人,我亦能交代去向。”

        陛下的人大部分跟着假的沈羲和上了船,船上的厮杀惨烈,萧长赢去向不明,少不得要被祐宁帝质问,沈羲和倒也能够理解他要跟着自己的缘由。

上一篇:对象说我欠c啥意思 前面后面能同时吗

下一篇: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我 好想被男人狂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