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精品短文精品短文

重生之嫡女美又帅气 帐中香金银花露

2021-11-26 10:09:16【精品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她拿起帕子帮顾义擦拭了额头上的汗,看着姚大夫布满倦容的面色,轻劝,“师父去歇一会儿吧,顾义醒来我喊您。”  姚大夫摇摇头,“不亲眼看着少爷醒来我不放心

  她拿起帕子帮顾义擦拭了额头上的汗,看着姚大夫布满倦容的面色,轻劝,“师父去歇一会儿吧,顾义醒来我喊您。”

  姚大夫摇摇头,“不亲眼看着少爷醒来我不放心。”

  “舅舅。”宝儿朝着顾义伸出小胳膊喊。

  他今日一早就醒来了,虽然不知道自己得了天花,也知道自己生病了,乖乖的躺在自己的床上。听两人说顾义,这才忍不住喊了出来。

  宋宛月心思一动,起身去把宝儿抱了起来,怕宝儿抓破自己脸上的痘痘,她拿帕子把宝儿的两只小手都严严实实的包裹了起来。

  “宝儿,大声喊舅舅。”

  “舅舅!舅舅!……”

  顾义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少爷,您终于醒了!”

  姚大夫的眼泪都来不及收回去,掉落在顾义脸上,他赶忙抬了袖子去擦。

  “咝……”

  姚大夫慌忙抬高袖子。

  顾义偏过头去,哑声,“小丫头,你先回去。”

  宋宛月挑了挑眉,没说什么,抱着宝儿去了外屋。

  “拿镜子来。”

  姚大夫一下没反应过来。

  “我说,拿镜子来。”

  姚大夫这才回神,赶忙起身拿了镜子,顾义接过去,自己的看铜镜里的自己。

  他刚才睁开眼的瞬间,看到了宝儿脸上的脓包,怕自己脸上也是那样,这才让宋宛月出去。

  姚大夫不知道他的心思,看他拿着铜镜照来照去,小心的喊,“少爷?”

  顾义把铜镜放在胸前,一点也也不想睁开眼。他脸上的脓包比宝儿脸上的只多不少,他自己看了都恶心,怎么能让小丫头看到。

  “给我条帕子。”

  姚大夫下意识的就要把自己脸上蒙着的揭下来给他。

  宋宛月手伸进来递过来一条,姚大夫接过递到顾义面前,顾义把铜镜给他,费力的蒙在自己脸上。

  “少……”

  姚大夫想要劝,少爷的高热还没完全退去,本就呼吸不畅,戴上帕子一点利处都没有。

  宋宛月的声音从外屋传来,“小四,你看着宝儿,我去熬粥。”

  脚步声远去。

  顾义抬眼看向姚大夫,“我现在是不是很丑?”

  姚大夫,……

  您不是应该关心自己什么时候能好吗?

  ……

  莫家村外。

  顾老爷和顾夫人发沉的心一点点升起来。

  三天了,没有传出来有人死的消息,说明顾义还活着。

  顾慧的心却一点点的沉下去,阴冷的盯着莫家的方向。

  她筹谋好几个月才有了这一次机会,若是这次不成,以后恐怕再也没有了机会。

  莫安坐进马车,脸色同样不好看。

  “相公……”

  莫安看她一眼,没有说话。

  医官每日熬了板蓝根给村里人喝,这些天过去没有再发现有人得天花,绷紧的神经也松懈下来,他逐渐也察觉出了不对劲!

  他听说过天花的可怕,整个村子的人都被传染上,能活下来的是少数。可这次除了莫家,村子里人一个都没有被传染的,这也太奇怪了。

  主院内。

  莫老夫人焦灼不安的往外看,她每天都无数次派人过去问问宝儿如何了,一直的回答都是宝儿昏睡中,这让她很不安。

  “老夫人……”

  丫鬟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传来。

  莫老夫人腾的站起来,颤着声音,“宝儿怎么样了?”

  丫鬟推门进去,福了福身,高兴的道,“宝儿少爷醒了,那个宋姑娘正在给他喂粥呢。”

  “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莫老夫人双手合十,对着四方一顿膜拜,莫老爷悬了许多日的心也落了回来。

  “快去问问,他们院子里还缺少什么,赶快给他们送去。”

  丫鬟应是,转身蹬蹬蹬的跑了出去。府里每天都熬预防天花的药,她们现在已经没那么恐惧了。

  “小丫头,你们去休息吧。”

  就算喝了一碗粥,顾义也没摘下脸上的帕子。

  宋宛月只当不知道他的小心思,把碗筷收拾去厨房刷了,然后找了一间屋子躺下,几乎瞬间就睡着了。

  姚大夫强撑着不去睡,非要守着顾义,可守着守着他的眼皮开始打架,脑袋也慢慢的耷拉下去,最后落在床铺上。

  小四进来把他扛去了另一间屋内。

  宝儿乖乖的躺在床上,奶声奶气的喊舅舅,顾义这次没过去,“宝儿乖,舅舅和你都生病了,咱们都要好好睡觉,这样病才能好,宝儿快闭上眼睛。”

  宝儿听话的闭上了眼睛,眼睫毛抖了几下后就平静了。

  顾义缓缓的坐起来,“小四。”

  小四闻声进来。

  “小丫头那天给你说了什么?“

  想到宋宛月嘱咐的话,小四为难的挠头。

  “说。”

  “宋姑娘说莫家只死了两个丫鬟,这场天花来的蹊跷。”

  顾义看向宝儿,看着他沉睡的小脸默了半晌,“你想法打听另一个丫鬟是怎么死的?”

  “小四!”

  丫鬟站在帘子那边喊。

  小四走出去。

  “老夫人让我来问问,你们这里还缺什么?”

  “这几天都是宋姑娘做饭,我没进过厨房,麻烦秋英姐姐帮我去看看。”

  秋英去厨房查看了一番,记住了少什么东西,转身刚要出院子,被小四叫住。

  “秋英姐姐,我听说咱府上死了两个丫鬟,除了照顾我们的月娥姐姐,另一个是谁?”

  “是花娥,她们是亲姐妹,一起入府当的丫鬟,签的是活契,本来今年年底就到日子出府了。”

  “秋英姐姐可知道她们是哪里人?”

  “不远,就十里外李家村的。”

  说完,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她们家里人知道了以后会伤心成什么样?”

  半日后,宋宛月来到大门边,看门人从门房里出来,虽然还是不敢靠近,却很热情,“宋姑娘,大门不让开的。”

  宋宛月指了指手里提着的药材,“我估计那日给的药材用的差不多了,再给他们一些。你还是赶快进屋吧,别轻易出来。”

  看门人感激的转身回去。

  那日宋宛月和姚大夫给医官药材他看到了,没敢出来。

  宋宛月探出头去,正好看到也朝着这边探头的医官,她举了举手中的药材,提着走出去放在门前又退回来。

  医官过来,提起药材刚要走,宋宛月声音从后面传来,“麻烦您帮我一个忙。”

  医官从村子里出来,脱下防护的衣服,又用特别的药水洗了几遍手,走向顾老爷的马车,在马车前一步远的地方站定,“可是顾老爷?”

上一篇:拉大便有白色粘稠状液体 好想被狂躁流水了

下一篇:小说主角叫李凡 白卿言萧容衍大结局